裴永清:


活用加味苍柏散治痛风和丹毒

  转自:人民政协报  向佳 

 

治世不一道,便国不法古。”治病亦是如此,有很多经典验方要传承和推广,但不能墨守成规,要在积累临床经验基础上,根据中医辨证施治的思想,活学活用,大胆创新。裴永清教授活用加味苍柏散即为典范。

加味苍柏散出自《医宗金鉴•杂病心法要诀》,原方是为湿热脚气所设,病在下焦,红肿热痒,湿热下注。

裴永清,弘医堂,活用加味苍柏散治痛风和丹毒,治痛风和丹毒

“这个方子还可用于痛风等其他疾病治疗,这在中医学上叫做异病同治。”裴永清说,痛风至今没有理想的治疗药物,但中医古来就有句话叫“施其法,不离其方”,所以用加味苍柏散治疗痛风,也是把别人的方子拿来活用,因为“方子是有数的,法是无度的。”

 

中药对症不为“降指标”

 

裴永清讲了一个真实的病例。

有个患者得了痛风,疼得在床上一动不动,脚拇指上面一段红肿,一碰就疼。请裴永清前去诊治,他还没到床边,患者就疼得直说“别碰我”。

看裴永清开完方子,患者的家属拉着裴永清问道;“病人的转氨酶高出100多,不知方子能降转氨酶吗?”裴永清笑了,“中医不讲转氨酶,讲湿热,您先让患者吃吃看,要是见好就接着吃,要是不好,您赶紧用西医的办法。”

过了三天,患者家属高高兴兴地对裴永清说,“您的方子太好啦,吃了您的药再化验转氨酶就降下来了,到底哪个药能治转氨酶偏高啊?”面对再一次的追问,裴永清无奈地说,“中医不讲转氨酶,中医管这个病叫做湿热下注,红肿热痛,服药即可缓解。这类病人有的头次要坐轮椅过来,再次复诊就能自己走进来了。”

裴永清给这位病人开的方子正是加味苍柏散。

加味苍柏散本是治疗湿热脚气的,中医认为这种病属于湿热下注,痛风的表现里红属于热,肿属于湿,痛属于不通,即湿热瘀共存。“痛风的瘀在哪个部位?脚上,这不也是湿热在下面吗!我把加味苍柏散拿过来治疗痛风,是活用经典方,符合中医思维,并不是异想天开啊!”裴永清说,中医最大的特点就是辨证论治,辨证论治的最高层次是辨病机,抓主症的更高层次就是抓病机。痛风的病机是湿热下注,加味苍柏散重点就是治疗湿热下注导致的脚气,原理相同,所以用了以后就能见效。

 

治疗丹毒相当于抗菌素

 

裴永清还用加味苍柏散来治疗丹毒。丹毒多发在下肢,临床表现为红肿热痛,效果也比较突出。

有一位王姓患者,男,28岁,天津人,两腿患丹毒3年,膝下至踝肤色暗红,在踝上6~7公分处可见丹毒病发灶,色紫红。最初是右腿发病,过了半年后左腿也出现症状,平素有脚气,流水而痒。血压偏高,中重度脂肪肝,近半年用抗菌素无效,几经辗转找到了裴永清。

裴永清分析认为,这位患者的丹毒源于细菌感染,疾病是从脚趾而来。他平时喜好喝酒吃肉,也就是饮食不节、湿热内盛导致湿热下注,久了就易伤血,用清代名医叶天士的话说叫做“久病入络”。病在下焦,有红肿热痛的症状,抓住湿热下注的病机,把加味苍柏散拿过来用,病名、症状不一样,但病机相同,所以治疗方法是一样的,这就是典型的异病同治。

病重的患者,裴永清通常让他一天吃一副半药,五副药吃3天,很多患者再来复诊时就说疼痛减轻,患处也消肿了。一共25副药就能让病情大为好转,行走如常,两腿肤色也逐渐恢复正常。“只要对症下药,中药的消炎效果不亚于抗菌素。”裴永清表示。

加味苍柏散还可以治疗过敏性紫癜。该病多表现在腿部,腿上的点为紫红色,舌苔黄腻。“这些症状不也是湿热下注么?所以我也用加味苍柏散治疗,而且不论患者是否用过激素,我都用纯中药来治疗,效果也不错。”裴永清说。

 

经方活用加减治疗

 

裴永清用加味苍柏散治疗这三种疾病时有加减。

治痛风时,以疼为主,痛则不通,除了湿热郁结以外,久病伤血,这时他会加入活血药,桃仁9g、红花9g、连翘9g、炙没药6g;如果是嗜酒之人加炒神曲15g;湿气特重、体型特别胖的则加生苡仁30g。丹毒是感染性的,疼痛的程度比痛风轻多了,以热为主,所以加味苍柏散清热解毒的力量就显得不足,在其基础上酌加清热解毒药,如双花、连翘、蒲公英、地丁。治疗过敏性紫癜时可加入清热凉血活血的药,如丹皮、桃仁、红花、丹参。无论是痛风还是丹毒,一定要忌口,这样疗效才显著,不耽误病情。

加味苍柏散的方歌是“加味苍柏实湿热;二活二术生地黄;知柏芍归牛膝草;木通防己木瓜榔。”裴永清总结临床经验发现,这类病人的舌苔基本上是白腻黄,舌质红或暗红,大多数都是“以酒为浆以肉为粮”之人,才得这类病。根据多年临床经验,他提出了一个参考药量:苍术15g,白术15g,独活10g,羌活10g,生地12g,知母9g,黄柏12g,当归12g,赤芍15g,川牛膝9g,木通6g,木防己12g,木瓜9g,炒槟榔9g,其中有味甘草,在治疗痛风时,他用生甘草,效果不错。

裴永清认为,生甘草和炙甘草比起来清热、泻火、解毒、通经脉、利血气,炙甘草温中补虚,调和诸药,正因为炙甘草有调和诸药的作用,好多方子里用它。“张仲景的方子里用炙甘草,我们现在的方子也有炙甘草,但是不能墨守成规。”举个白虎汤的例子,白虎汤为石膏、知母、粳米、甘草所组成,如果死读书用的是炙甘草,会见点效,但有限。因为体内的一派热邪,甘草一炙后就温中补虚了,所以真正使用白虎汤的时候,要用生甘草。

“有的大夫可能会觉得我离经叛道,张仲景原方写的就是炙甘草,为什么您说用生甘草?这就涉及到张仲景原方里的炙甘草是不是我们现在用的炙甘草,名字都相同,本质是截然不一样的。”裴永清说。

炙甘草用了容易助邪气、助热及增湿,而生甘草又太凉容易冰敷病机,所以裴永清就使用生、炙甘草各3g,这实际上就相当于炒甘草,用生甘草清热解毒泻火之力来制约炙甘草温中补虚之力。假若脾胃不好,吃点凉的就拉肚子,那可以在加味苍柏散中用点炙甘草,假若不是这样就用生的,所以炙甘草跟生甘草在使用时一定要考虑病人的胃肠。

裴永清,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北京弘医堂中医医院出诊专家。)


相关推荐:裴永清—《伤寒论》里的那些经典退热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