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燕池:中医如是说衰老

文/刘燕池

 自:人民政协报  

弘医堂,刘燕池,衰老:中医如是说

生而长,长而壮,壮而衰,衰而亡,是所有生命周而复始的过程。人亦是如此。人不可能改变衰老的方向,但通过养生保健等措施,可以延缓衰老的进程。抗衰老已成为当下一种热潮,但很多人并未正确看待衰老,以致上当受骗。让我们听听——

 

《内经》:

 

衰老随增龄而必然发生

 

《内经》对于人进入一定年龄阶段将必然衰老的原因和衰老的发生机制,有较为全面的论述。《内经》指出:“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素问·上古天真论》中写道:“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满壮。五八肾气衰,发堕齿槁。六八阳气衰竭于上,面焦,发鬓斑白。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八八天癸竭,精少,肾脏衰,形体皆极。则齿发去。……今五脏皆衰,筋骨解堕,天癸尽矣,故发鬓白,身体重,行步不正,而无子耳。”

《内经》中的观点明确认为,衰老随增龄而必然发生,随增龄而自发的脏血的生理病理变化为衰老的内在原因。导致衰老的原因主要有:随增龄而必然发生肾气虚衰、五脏虚衰、冲任、阳明、三阳等经脉虚衰,以及血气懈惰等,其中,肾气虚衰是人体衰老的最重要原因,而且各衰老原因之间具有十分密切的联系。这些关于衰老的认识,在今天仍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金元、明医家:

 

肾虚、脾虚是导致衰老的根本机理

 

金元、明时期,中医学关于衰老内因和衰老机理提出了脾肾观点。很多著名医家提出了肾虚和脾虚导致衰老的观点,并把这二者视为导致衰老的根本机理。如金朝的李东垣在《兰室秘藏·脾胃虚损论》中说:“人寿应百岁……其元气消耗,不得终其天年。”在《脾胃论·脾胃虚实传变论》中说:“元气之充足,皆由脾胃之气无所伤,而后能滋养元气。”明朝张景岳在《景岳全书》中说:“两天(脾、肾)俱得其全者,耆艾无疑也。”明朝虞抟在《医学正传》中曰:“肾元盛则寿延,肾元衰则寿夭。”

此外,元代的戴良、葛乾孙、邹铉;明代的王文禄、吴崑、李梃、薛己等医家,均持类同观点,从而促进了脾肾虚衰导致衰老的系统性中医药抗衰老理法方药体系的形成.改变了之前中医药抗衰老理法方药不完备的状况,并自此成为中医药抗衰老的主流思想。

与《内经》的观点比较,金元、明医家的观点有不同之处:一是关于衰老原因,《内经》认为是肾虚、五脏虚衰和经脉虚衰等多方面原因;金元、明医家认为是肾虚和脾虚两方面。其二,《内经》已深刻认识到衰老原因的内在性,是由内在随增龄发生的脏腑阴阳气血的生理、病理变化所导致;金元、明医家的观点则主要是基于脾肾为先后天之本的思想,以及“危害性外因→肾脾虚衰→衰老”的类似疾病的病因病理模式,因而其又与养生和疾病治疗相结合。如金朝李东垣说:“凡有此(脾胃)病者,虽不易变生它疾,已损天年。”元朝葛乾孙曰:“保养真元,则万病不生,四体康健。”明朝王文禄曰:“是以养脾者,养气也。养气者,养生之要也。”等等。

总之,这一时期的观点,主要认为脾肾二脏在老年易衰,脾肾二脏虚衰可导致和促进衰老,因此,须注重养生、疗疾和补脾肾以抗老延年。这一观点中也含有衰老发生原因和机理的部分积极思想,但缺乏对衰老特有规律的整体性辩证认识。
自金元、明至今,脾肾虚衰导致衰老和补脾肾以抗衰老的观点,始终是中医药抗衰老理论和立法组方的主流。如清代程国彭曰:“脾肾两脏,皆为要本,不可偏废。”(《医学心悟》)叶天士曰:“花甲以外年岁……到底下元衰矣。”(《临证指南医案》)徐文弼曰:“人以水谷为主,故脾胃为养生之本。”(《寿世传真》)等等。据戴慎和李千对清以前历代抗衰老方剂的统计,在金元、明、清各期,补肾、补脾和脾肾双补这三类方,共达同期抗衰老方的90%左右,充分体现了这几个时期在衰老发生机理上的主要观点。

 

清代徐大椿:

 

元气衰而尽是衰老和死亡的根本原因

 

清代著名医家徐大椿对于衰老原因颇具见解,他说:“人生自免哺乳以后,始而孩,既而壮,日胜一日。何以四十以后,饮食奉养如昔,而日且就衰?或者曰:嗜欲戕之也,则绝嗜欲,可以无死乎?或者曰:劳动贼之也,则戒劳动,可以无死乎?或者曰:思虑扰之也,则屏思虑,可以无死乎?果能绝嗜欲,戒劳动,减思虑,免于疾病夭折则有之。其老而眊,眊而死,犹然也!况乎四十以前,未尝无嗜欲、劳苦、思虑,然而日减日消,此其何故欤?盖人之生也,顾夏虫而却笑,以为是物之生死何促也,而不知我实犹是耳,当其受生之时,已而定焉。所谓定分者,元气也。附于气血之内,宰乎气血之先。其成形之时,已有定数,譬如置薪于火,始燃尚微,渐久则烈,薪力既尽,而火熄矣。其有久暂之殊者,则薪之坚脆易质耳。故终身无病者,待元气自尽而死,此所谓终其天年者也。”(《医学源流论·元气存亡论》)。

衰老必然发生,决定衰老在一定年龄阶段将发生的原因并不是外在危害因素,体现了衰老原因随增龄将自发于体内的正确思想,并认为气的随增龄盛衰,决定着人生命过程中的盛壮与衰老,元气必将渐衰而尽,则是发生衰老至死亡的根本原因及机理。这一思想,是继《内经》之后少见的一个重要正确认识和论述。但其将衰老原因仅归结为单一的肾元随增龄虚衰,而缺乏对衰老发生原因和机理更全面、更深入的认识,则是其不足之处。

此外,在明代,有个别医家也曾提出过心虚导致衰老的观点。在传统抗衰老方剂中,也有少数以补心为主的方剂,但影响较小。

历代各家共同认为肾元虚衰是导致衰老的重要原因。但在肾虚上,则认识不同,《内经》和徐大椿认为肾虚是随增龄的体内变化;而养生学和金元、明代医家的观点,则认为肾虚由养生不慎、疗疾不当所致,而对衰老原因的特殊性认识不够。

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医学对于衰老及抗衰老研究迅速开展起来,并充分结合现代医学的成果和方法,进人中医学衰老研究的鼎盛时期。现代中医学从大量古代中医药抗衰老理法组方用药中汲取营养,为现代人抗衰老提供了更多依据。

刘燕池,国家级名老中医,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北京弘医堂中医医院出诊专家。全国第三、第四批师带徒名老中医指导教师。出身中医世家,北京中医学院中医系首届毕业生,师承北京名医刘奉五。

 

精彩推荐:培养名医名师后继人才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