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敏性鼻炎治愈案例

 

李某某,男,48岁,北京卫戍区某部领导,经其友人介绍,于2013年8月14日来门诊就医。

患者自述患过敏性鼻炎已12年,每于晨起发作频繁,鼻喷嚏频频,流清涕如水,眼睛和鼻发痒,有时因冷风或空调风吹后发作,一年四季无明显差别。更令人不解的是,有时发作无明显的诱因,或一转身,或一走动而发病,每次发作要持续数分钟方止,严重时伴见咽喉肿痛、头痛难忍而影响工作。服西药不效,苦恼万分,曾在某医院做过“微波”手术治疗,症状无明显改善。

余查之,既往患甲亢病已8年,慢性浅表性胃炎10余年,实验室检查发现甘油三酯及低密度脂蛋白均增高。

舌苔白根腻罩黄,脉弦滑。

【病名诊断】过敏性鼻炎。

【中医辨证】脾经湿热内蕴,上泛肺窍。

【中医治则】清热醒脾,化湿通窍。

【中医处方用药】慢鼻一号(自拟经验方)

藿香6克,生栀子9克,生石膏末30克(先下),防风9克,蝉衣9克,薄荷6克(后下),鱼腥草30克,山豆根6克,炒蔓荆子9克,炒苍耳子9克,辛夷花9克。

 

【煎服方法及注意事项】

 

十剂,水煎服。每剂分两次服,日服一剂半,分早(餐前1小时)、中(下午三点左右)、晚(临睡前)各服1次。忌烟酒、油腻、辛辣、甜食饮料,以及各种滋补营养品,强调饮食清淡,口渴时喝白开水。

 

【治疗经过和疗效】

 

患者于2013年8月21日复诊,告之连服七天药后,打喷嚏、流清涕等症均已明显减轻。余查其舌脉,无明显变化,继投原方加白芷3克,连翘10克,芦根30克,生苡仁30克,增其清化湿热之功,再投十剂,煎服法同前。

2013年9月14日,患者告之:其喷嚏、流清涕之症状已很少发作,头痛已无,尚有眼及鼻痒,自觉病愈有望。余以初诊方加荆芥3克,川芎3克,以解头面之痒,继投十剂以巩固治疗。

患者于2014年4月20日来门诊治疗胃脘痛,当面告之,治鼻炎用药42剂,共服28天,其鼻炎至今未发。

 

【医话】

 

现代医学之过敏性鼻炎,可纳入中医“鼻鼽”或“鼻渊”证中。到目前为止,西医药治疗本病尚无理想之疗效,或用激素,或雾化喷鼻,或手术治疗,均难令人满意。余自拟“慢鼻一号”方用治本病已20年余,到目前为止,尚无不效者。

“慢鼻一号”一方,乃余临床多年治疗过敏性鼻炎或一般慢性鼻炎的经验所得,实系在前人经验的基础上加味而成:取《三因方》之苍耳子散(原方用治鼻渊),配合钱乙的泻黄散加味而成。

起用泻黄散,其理较深。泻黄散一方原是钱乙用治脾经湿热之方,而余借用其治鼻炎,当是遵《黄帝内经》之理。《内经》言:“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津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揆度以为常也。可见水谷饮食人胃,其精微由脾输布于全身,其中一部分再经由肺而使津气敷布。肺开窍于鼻,若人饮食不节,脾经湿热内蕴,就会影响到肺敷布津气之功能,导致津气布敷不利,反凝为清涕如水从肺窍而出。泻黄散清化脾经湿热,苍耳子散透窍祛湿,故二方相合而收功。

方中鱼腥草和山豆根二药是印会河先生治鼻塞咽痛之经验用药,故取用之。

必须指出,凡病必先断其寒热虚实,余临床体会到,过敏性疾病大多属湿热为患,而虚寒者少,过敏性鼻炎也不例外。

也许有人发问,鼻流清涕如水,似当以虚寒论治,为何按湿热论治?其道理在于《黄帝内经》中“诸病水液,澄沏清冷,皆属于寒”是言其常,万事之中,常中有变,在医学领域里尤应知常达变。

本病鼻流清涕如水,非寒凝不化,乃是脾经湿热导致肺之津气布敷不利,凝为清涕从肺窍流出,鼻流清涕是病之标,脾经湿热才是病之本。

中医临床必查舌脉,有时舌苔比脉象更重要,更能反映疾病的本质。这一点,我向学生和门人强调多次。

过敏性鼻炎病人虽鼻流清涕如水,看似寒而非寒,看其舌苔大多白腻或黄腻,是湿热之明证。倘若临床上见有舌淡嫩,苔水滑之过敏性鼻炎,本方不宜,自当虚证论治。

余临证四十余年,治此病属虚寒者,计起来不过三例,均以苓桂术甘汤或小青龙汤配伍苍耳子散治之。而余治此证属脾经湿热者,所愈甚多,概以“慢鼻一号”治之。

此方不取名“过敏性鼻炎一号”者,以其不仅能治愈过敏性鼻炎也可加减用之治一般性慢性鼻炎、鼻窦炎,收效亦佳,故名为“慢鼻一号”。倘有遇到鼻窦炎,有黄涕者,余常于方中加公英30克,生苡仁30克,芦根30克。

脾经湿热所致之过敏性鼻炎,用此方治愈后有复发者,再投以此方治之,仍获效验。

过敏性鼻炎久病不愈,其中有部分病人继发过敏性哮喘、鼻窦炎、分泌性中耳炎等并发症,这是临床中常常见到的,因此对本病的认识和治疗不可轻视,需要在症状消失后继续巩固治疗一段时间为好,以免复发。

此外,从现代医学观念上认识过敏性疾病,常常涉及到免疫功能低下说,因而部分中医学者沿袭西说,对过敏性疾病使用各种补法治之。

余对此有不同看法,殊不知正虚而导致免疫力功能低下,临床有之,为数在十之一二;而邪实导致免疫力功能不正常者,为数在十之八九。正虚所致免疫功能低下,就如同警察人数少,社会治安难以保证;邪实亦能导致免疫功能低下,就如同警察人数充足,但警察都处在醉酒或病态中,难以完成警察之责,社会治安亦难保证。作为一名中医临床医生,充分采用和吸取现代医学的各种检查手段来帮助和提示自己对疾病的认知能力,这是完全可取的,也是必需的,但要切记,中医运用中药治病时,万万不可拘泥于西医之理。

举凡免疫系统病、过敏性疾病,认为是免疫功能低下所致者,作为中医,面对这类疾病的治疗时,断不可妄投补剂、营养剂、保健品、滋补品,而应依据病人之舌脉为主要诊断依据,属湿者治湿、属热者治热,湿热并存者,湿热并治,即“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此文选自:全国名老中医临床验案精选---裴永清医案医话)

 

裴永清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医师、研究生导师,著名中医专家,北京弘医堂中医医院出诊专家。

 

相关推荐:咽痛(扁桃体炎)治愈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