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永清—《伤寒论》里的那些经典退热方

转自:人民政协报  向佳 

感冒发烧,大多数人通常是自行吃药或到医院输液来退烧。这也造成了我国居民抗生素的滥用。事实上,中医药对发热的研究十分深入,也不乏快速有效的方法,东汉张仲景所著的《伤寒论》就是一部关于外感热病治疗规律的专著,时至今日在临床中仍有教科书般的指导意义。

中医外感发热的概念十分广泛,不仅包括以高热为主的传染病(流行性乙型脑炎、麻疹等),还包括瘟疫湿毒,如曾肆虐我国的SARS和现在的埃博拉等。这里仅讨论最简单的一种,即我们最熟悉不过的感冒发烧。北京中医药大学裴永清教授临床工作近50年,虽然擅长诊治各类疑难,但他也在看似最简单的感冒发烧的治疗上获得了很多为医的乐趣和心得。他的代表作《伤寒论临床应用50论》目前已编入《伤寒研究丛书》中。

麻黄汤

人们常把感冒称为染了“风寒”,这一类型的感冒就是着凉后引发的,在中医看来是人体感受寒邪而病发在太阳经脉之中,这样病还在表证感冒阶段,叫太阳伤寒,也就是《伤寒论》中典型的麻黄汤证。

对症用麻黄汤治疗外感伤寒引起的发热,见效极快。对此早在30年前裴永清就深有体会。

1986年7月,北京中医药大学支援内蒙古自治区举办中医临床提高班,裴永清负责讲授《伤寒论》。当时北京已经十分炎热,但乌兰察布盟早晚温差仍很大,早上须穿长袖衫。

有一天距离上课还有10多分钟,一个同学告诉裴永清,班长因为发烧没来,想请老师给他看看。原来,这位班长头一天晚上睡觉时忘了关窗,第二天早上醒来感冒发烧,冷得打哆嗦,浑身疼痛。裴永清看他舌苔不腻,也没有嗓子疼、咳嗽等症状,便开了麻黄汤让他喝下就回教室上课了。

下课时,那位班长跑进教室,“老师您那药太神奇了,吃完药浑身汗出透了,现在感觉好利索了!”

麻黄、桂枝、杏仁、甘草——麻黄汤总共四味药,却是受了寒邪辛温解表的经典方子。据介绍,伤寒邪的人以疼为主,接着以恶寒、怕冷、寒战,舌象上看没有腻苔即没有热象,干烧没有汗。

“其实中药治疗发热就是这么迅速,关键是对症。”裴永清说,之所以现在麻黄汤在临床使用时没有起神效,是因为大多数人到医院求诊时已经过了使用的最佳时间了。

现在很多人感了风寒,通常自己随手找个感冒药吃了,不好才找医生看病,这时恐怕麻黄汤所对的症状就过去了。“因为寒邪进入体内的时间一长,便会随着内环境(也叫体质)的热邪、湿邪等化热化湿,就不是麻黄汤证了。”裴永清说,一旦有嗓子疼、咳嗽等湿热之症就得变化治法,不能按照麻黄汤证治疗了。

裴永清,弘医堂,裴永清—《伤寒论》里的那些经典退热方

桂枝汤

与麻黄汤证怕冷不一样,有一种感冒怕风且汗流不止。

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任教时,裴永清楼上的邻居、一位西医药理系的教授感冒发烧请他看病。虽然住得很近,但这位邻居到裴永清家里时还裹着厚厚的围巾、戴着帽子和棉口罩。

“特别怕风,就下楼这几步路我都害怕,在家里门窗都不敢开。”邻居说。裴永清一看病人发热、怕风、出汗,是典型的桂枝汤证中恶风,便开了桂枝汤给他服下。一服药下去烧很快退了,邻居的帽子围巾口罩也都摘了。

据介绍,正常人感冒发烧,一旦出汗烧很快便随之退去,无论是西药、中药都是这样,但是中风的人恰恰是边发烧边汗出。这里的“中风”是指《伤寒论》讲的“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

“这个‘汗出’,可不像我们干了重活、跑了长跑之后那种大汗淋漓,而是身上潮乎乎、一摸有汗但看不见汗珠子的状态。”裴永清说。

发热、汗出、恶风,这正是典型的桂枝汤证。伤寒的病人开始就是以恶寒、怕冷、身上疼为主,当用麻黄汤,而桂枝汤证则是一生病就开始发烧、怕风、出汗,且虽有汗出但烧不退,脉浮缓。“中医认为这类感冒出汗会导致营阴虚少,所以叫做中风表虚症。这个症就得用桂枝汤。”裴永清说。

“桂枝、芍药、甘草、生姜、大枣,桂枝汤中五味药三味药是调料。这个方子既治表又治里。”裴永清说。这一方子的神奇之处还在于,如果需要治表、即发汗时,喝完药休息片刻,赶紧啜热稀粥可以助药力,身体便会发汗。“桂枝汤不发汗,要想叫他发汗必需赶紧喝热稀粥。”

三仁汤

几年前的夏天,裴永清遇到一个外地来的发烧病人,也给他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这位男性患者30多岁,当时是被两个人抬进诊室的。北京某大医院在他的诊断书里只写了“高热待查、瘫痪待查”,检查结果显示白细胞高达1万多,虽然排除了脑病,但使用先锋等抗生素都没有效果,住院两天也查不出高烧不退的原因。原来,这位患者到北京旅游,因为房间挤不下,他铺了层薄薄的单子就睡地上了,第二天起来就发现四肢僵硬、不听使唤,虽然语言意识都很清楚,但就是高烧不退。

裴永清一看患者舌苔厚腻,以下午发烧为主,便给他开了三服三仁汤,两小时喝一袋,并叮嘱他先吃吃看,如果见效就接着来调理,如果第二天还是高烧,那就赶紧再去医院检查。“我不敢保证我的诊断一定正确,别把患者病情耽误了。”裴永清十分谨慎。

三天后裴永清再次出诊时,这位患者竟然大步流星笑盈盈地走进诊室。“我当时特别惊讶,但心里面特别幸福。”裴永清笑着说,这说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患者告诉裴永清,那天拿了方子就坐在医院等熬药,拿到药立刻就喝了两袋。“你这药太厉害了,一路上这汗出的,内衣、外衣都湿透了,等到了住地顿感轻松,似乎能走了似的,他们就掺着我进了门。”患者大呼神奇,等第三服药吃完,他的病基本也好了。

“三仁汤里没有发汗的药,但中药神奇之处就在于哪儿有毛病、有问题药效就上哪去。而且对症下药也就一个多小时起效。”裴永清说。

这类病人通常以下午发烧为主,头痛恶寒、身重疼痛、脉弦细而濡、胸闷不饥等,中医叫湿温。而三仁汤正是治疗湿温初起及暑温夹湿之湿重于热证。这例病人就是如此,虽然医书里没有记载三仁汤可以治瘫痪,但是患者是由湿致瘫,三仁汤治湿瘫就好了;三仁汤本身不发汗,但吃完后却大汗淋漓、把邪气湿气全逼出来,病就痊愈了。

■温馨提示

退烧汤药应两小时服一次

现在很多医生开的治疗感冒的中药汤药,通常都叮嘱病人早晚各服一次。这在裴永清看来,是违背经典古训的。

张仲景针对桂枝汤提到,“半日许令三服尽”。而半日许是六小时,也就是每次开的药六小时吃完,每两个小时服一次,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

因此,裴永清认为,凡是治疗外感发热的方子,一定要两个小时服一次,而且每个方子最多开三服药。因为只要药开对了,只需三服就能解决问题,而三服药服用后仍不见好,估计是方子不对或病情已经发生变化,须重新辨证开方。

此外,服用治疗感冒发热的中药,需禁生冷、黏滑、五辛、臭恶等物。

北京弘医堂中医医院

分享到: